• 租車行業的瘋狂時代

    租車行業的瘋狂時代瘋狂的石頭之后瘋狂的租車 這一輪租車業之戰誰會贏?12億元投資,神州租車被綁到了聯想控股的大船上。創始人陸正耀成了小股東。他早年做汽車服務,做UAA失敗了,同時期的易車網、聯拓等都已經上市。這次,陸正耀賭上了租車,成了小股東的他能成功嗎

    這個精心的安排有特殊的含義。2010年,聯想控股投資12億元,旗下又迎來了一位新成員:神州租車。

    此時,臺下燈光黯淡,一個身材高大、略有發福的中年人坐在會場中間,看不清臉上的表情。他就是神州租車創始人、董事長陸正耀。

    4年前,聯想投資主動找上門要投資他創辦的UAA(聯合汽車俱樂部)。3年前,他在UAA基礎上創辦的神州租車也得到了聯想投資真金白銀的支 持。2年前,神州租車遭遇危機,聯想投資借了上千萬美元幫他渡過難關。1年前,聯想控股想控股神州租車,他顧慮重重。現在,他終于成為聯想控股大家庭的一 分子了,但神州租車的未來已不能由他完全掌控了。

    這應該是陸正耀第一次參加聯想控股大家庭的春節聯歡會。在熱鬧的氣氛中,他在想些什么?是在思考聯想控股跟其簽訂的對賭協議,還是正在為如何提高上萬輛車的出租率而煩惱?

    他已經是汽車業的老兵了。UAA沒做起來,神州租車如今趕上了機會,為了成功,他出讓了自己的控股權。

    這一次,他能成嗎?

    2005年,做汽車服務有兩種方式,攜程模式和互聯網模式,陸正耀用攜程模式做UAA沒有成功,易車網用互聯網方式做成功了。

    陸正耀的第二次創業是在中國汽車業熱火朝天的年代發生的。

    “中國的汽車市場2002年開始爆發,2003年大家瘋狂買車。”2011年1月,在新創辦的譯言網辦公室,當時的愛卡動力網創始人之一陳昊芝 回憶說。市場的爆發吸引了一大批創業者以互聯網媒體模式切入汽車產業鏈,被稱為“汽車.com”,代表公司有中國汽車網、易車網、愛卡動力網等,主營收入 都來自汽車廠家和4S店提供的廣告、活動推廣費用。

    2005年3月,時年35歲,擁有加拿大綠卡的中關村小老板、福建屏南人陸正耀打算將他十分看好的美國AAA公司模式引入中國,成立了UAA(聯合汽車俱樂部)。公司主要提供汽車救援、汽車維修和汽車保險服務。

    陸正耀決心進入這個行業,源于他在海外的經歷。有一次,移民加拿大的他在高速路上汽車拋錨了,一個電話打過去,美國AAA公司很快派來了救援車 輛。AAA公司無微不至的服務讓陸正耀驚訝不已,喜歡車,又喜歡“琢磨事”的他仔細研究了AAA公司的模式,并考慮將其引入中國,打通整個汽車產業鏈。

    不過,在中國做救援服務注定沒有前途:汽車廠家支持4S店在城市內5公里半徑,城市間100公里半徑建立網點,車主在100~200公里范圍總能看到自己駕駛車輛品牌的4S店,而4S店同時提供救援服務,大陸救援久而久之成為4S店的附庸。

    陸正耀研究過攜程,他找了一條自認為聰明的輕資產道路:學習攜程,后端將救援網點、4S店等汽車后服務實體資源整合起來,前端發展大量會員,收 會員費。最重要的是讓會員通過UAA訂購相關服務,UAA獲取不菲傭金收入。可惜,學攜程模式必然要放棄會員收費的打算,只有這樣才能快速發展會員,后面 提取傭金的商業模式才能成立。

    UAA2005年8月開業后,在市場拼命砸廣告、用人海戰術吸引會員。“他們那時候比較猛,在北京就花了幾千萬元。”陳昊芝對此印象深刻。 2006年7月,UAA接受了聯想投資、美國CCAS公司、美國KPCB基金800萬美元的投資,繼續“燒錢”搶市場,但會員收費始終收不上來。

    2006年,UAA曾一度跟攜程合作,希望獲取在線商務合作收入,這塊收入也沒做起來,可以忽略不計。最終,UAA收入的90%以上來自車險傭金,這下更麻煩了。

    這意味著UAA把命門系在一個4S店和保險公司都希望牢牢掌控的“不賺錢”的車險業務上,根本無法做大。到2007年,保險公司出臺新政策,必須先交錢再出保單,保險中介機構更沒有存在的價值了。“UAA現在銷聲匿跡了。”陳昊芝說。

    挑戰汽車后服務市場原有勢力的CAA和UAA都失敗了,而跟這些勢力形成有效互補的互聯網媒體模式汽車后服務公司卻活得相當滋潤。

    以成立于2000年的易車網為例,它和其他的“汽車.com”公司如愛卡動力網、汽車之家一樣,剛開始也想做成類似AAA公司的模式,但后來都 將主攻方向轉向媒體化方向,這正好可以幫助4S店和汽車廠家激活用戶購買,得到這兩股勢力的青睞,廣告費和活動推廣費用紛至沓來。因此易車網在2006年 3月接受聯想投資等140萬美元投資后,又陸續融了4輪錢,2009年營收30億元,凈利潤4500萬元。2010年11月易車網成功在美國紐交所上市, 融資1.17億美元,這是同時負責UAA項目的劉二海投資的最早上市的汽車類項目。

    2007年,UAA會員數已經超過200萬,但做汽車服務賺不到錢,陸正耀和劉二海每天都要面對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原因很簡單,汽車維修保養雖是公認最肥的一塊市場,但也是汽車服務市場原有勢力盤踞最深的市場。國內的4S店大部分由原國營汽修廠轉制而來,因 此汽車深度修理一般在4S店完成,而汽車普通的修理保養,大部分由德爾福、美其林等汽車零部件廠家自己開的快修連鎖機構滿足。這些機構依托于母公司的核心 產品,容易切入市場,像UAA這種沒有任何廠家資源背景的企業想要進入汽車維修保養市場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租車在當時似乎是陸正耀的最佳選擇,前面已經有探路者:2006年在深圳創辦的至尊租車當年12月就獲得了海納亞洲500萬美元的投資,迅速買 車擴大網點規模。客觀條件也已具備,高速公路網已上規模,信用卡和二代身份證開始普及,意味著身份認證和支付已無障礙,車價經過連續幾年的跳水后基本穩 定,成本可控,消費者購車理念也從炫耀、占有變得更為理性。之前,辦租車公司一定要有出租車公司牌照,2006年后,國家把這條政策放開了。也正是在這一 年,主做帶駕業務的上海一嗨租車也成立了,在中國支撐了4年的赫茲租車遭遇滑鐵盧,宣布與安華集團終止合作。赫茲租車有70多年的歷史,在全球有七八千個 門店,是全球最大的租車公司。

    一嗨租車剛開始做的是帶駕業務,整合地方小租車公司車輛,輕資產運作,但是存在政策風險。其他全國各地數千家大大小小的租車公司,大都散亂,且做的大部分是帶駕業務和長租業務,陸正耀最后決定走至尊租車的路線,用自有車輛,面向個人用戶。

    “因為UAA有好多的會員,可以對會員做廣告,也可以讓租車用戶成為汽車俱樂部的會員。”陸正耀于2007年8月啟動了神州租車的項目,當時神州租車掛在UAA旗下,但和UAA是兩套班子各自獨立運作。

    所以劉二海不認為UAA是一個失敗的項目,“UAA是轉型到神州租車了,你知道卓越網原來是做什么的?搞下載的。360原來做什么的?社區搜索。”他覺得轉型是很正常的事情。

    關于至尊和神州,還有一段八卦。據至尊老總何偉軍說,2007年,至尊租車為擴大規模,找風投融資,某投資機構很積極地跟何接洽,何為表示誠 意,將至尊租車的前后臺全部開放,但到2007年11月快要簽合同之時,該投資機構卻以至尊租車要價太高為由放棄了投資。讓何偉軍氣憤的是,很快該投資機 構高調地出現在了神州租車第一輪投資者名單里。

    在國外,汽車金融政策非常完善,租車公司先給汽車廠家支付20%或者更少的首付款,剩下的可以在收到客戶租金后按月返還,或者干脆汽車廠家將車租給租車公司使用,租車公司按月還車款,租期到后,汽車被廠家直接收回,檢修后賣到二手車市場。

    而在中國,汽車金融是被禁止的。成立之初,神州租車也曾跟上海通用、武漢雪鐵龍等汽車大廠談過,但它們都不敢做。“他們不愿意為了神州租車的小單子冒被金融監管部門查處的風險。”神州租車前副總魏東說。第一批車買下來,神州租車花掉了幾千萬元的啟動資金。

    陸正耀和劉二海啟動神州租車項目前已充分考慮到這是一個非常燒錢的業務,因此很早就跟投資機構洽談股權融資,甚至跟融資租賃公司也談過。

    2008年中,陸正耀跟華興資本合作,希望做新一輪融資。華興資本合伙人杜永波是該融資項目負責人,那時候神州租車的辦公室還在北京CBD中心區國貿對面的中環世貿中心D座,而華興資本辦公樓在C座。

    一開始有幾家投資機構跟得比較緊,但他們顧慮北京租車是資金密集、重資產的模式,如果投資金額不高,很容易被一輪輪的后續融資稀釋掉股權,如果想不被稀釋,則像填無底洞,永遠也填不滿。

    更不幸的是,全球金融危機一來,各大投資機構紛紛捂緊錢袋,陸正耀迅速融資的想法成為“浮云”。

    擺好架勢,“彈藥沒了”,一切問題接踵而來:神州租車車隊規模短期內達不到3000輛以上,規模經濟效應難發揮,贏利難實現;因為經濟危機,沒有資金,之前的市場規劃完全被打亂;大幅裁員,加上高管團隊離開,人心渙散。

    據劉二海提供的數據,2008年和2009年北京租車只有不到1000萬元的營收,如此推算下來,神州租車平均每輛車每年只有1萬元的收入,出租率應該相當低。《創業家》記者粗算了一下,如果以每輛車300元/天的租價計算,神州租車出租率不到10%。

    沒有“新鮮血液”,“自我造血”功能不強,神州租車開始大刀闊斧地優化成本結構。此間,杜永波有一次跟陸正耀聊天,問陸,你們的辦公室租期到了租金會漲吧?沒過多久陸給杜永波打電話,說已搬到望京了。新辦公室比原來小一半,而員工數也從750人裁到400人。

    魏東回憶,當時為讓神州租車盡快降低成本,實現正向現金流,盡管有的做法會傷害客戶和公司運營團隊,陸正耀還是堅持做了。魏東不同意陸的做法,選擇了離開,出任華夏老齡產業基金會常務副總。

    除了魏東外,神州租車還走了很多高管,王志堅就是其中一位,離開后在上海成立了世友租車,投資方是某地產商,投資金額近億元。

    “有的是公司辭掉的,陸正耀覺得同樣的位置上有更好的人。還有一些是因為理念不同,在公司比較困難的時候,有些人可能會有一些不同的想法。”劉二海說。

    陸正耀堅信租車業務在中國是有前途的,因此裁掉的多為非骨干力量,大部分骨干力量還是保留了下來。他曾對杜永波說,天津租車業務的關鍵是人,培養這些人不容易,如果把這批“骨頭”剁掉,公司就傷筋動骨了,市場一旦好轉,再培養一批人可沒那么容易。

    搬辦公室、裁員等節流手段貌似讓神州租車實現了正向的現金流。但據《創業家》推算,這應該是賬面的,如果將車的折舊(行業算法,汽車第一年折 15%,第二年折25%,第三年折35%)算進去,恐怕虧損面還是很大。為了讓神州租車能“熬下去”,聯想投資在金融危機期間還提供了1000萬美元的過 橋資金,正是這1000萬美元讓神州租車勉強保住市場第一的位置,熬到聯想控股入主。

    而原來明顯弱勢、偏安上海一隅的一嗨租車非但在2008年拿到啟明創投500萬美元的過橋資金,還在2009年7月拿到第二筆2000萬美元的 投資后,迎頭趕上,超過至尊租車成為行業第二,而2006年還排名第一的至尊租車只因在融資上不“給力”——4年只融了500萬美元,現在已被神州租車和 一嗨租車甩在了后面。

    黄片18,亚洲精品国产电影,羞羞色在线,男女真人牲交a做片,无码中年熟妇在线